学生工作
您所在的位置:学生工作  >  团学新闻
【南风送暖 梦归交运】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2017届本科毕业生“吟一首诗予你,合一张照与我”活动圆满结束

发布时间:2017-06-24 20:13:48.0   阅读次数:802

 

随着炎炎夏日的来临,2017届本科生的大学生涯也渐近尾声,时光荏苒,青葱的岁月伴随着成长的喜悦、烦恼、收获。秋日的一丝丝凉风迎接他们的到来;冬日的寒风凛冽见证他们的成长;春日的万物复苏彰显他们的成熟;而在这无限美好的夏日,带着他们对交大满满的记忆,他们悄悄离开。2017624日下午1300,由西南交通大学学生工作部主办,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学生会承办的交运学院2017届本科毕业生“吟一首诗予你,合一张照与我”活动在犀浦校区三食堂三楼顺利举办。

 

带不走交大的每一寸土地,带走的是对这片土地的热爱,对这片土地上每一个人的热爱。为让大家留下对交大的珍贵记忆,在这个活动开始前期,学院收集了来自各个年级本科生的生活照片,点点滴滴记录的是大家在青春岁月的成长。在照片墙上,四季之树植根于交大,开出一幅又一幅美丽的记忆。每个人在这里成长,度过青葱岁月,在这棵四季之树的顶端收获自己最耀眼的明天。

 

活动开始,毕业生们纷纷来到照片墙前合影留念,“南风送暖,梦归交运”,交运学子在四年的成长中不仅学到丰富的技术知识,收获到的更多的是个人能力的提高,一份独一无二的大学生活,一份来自学院的温暖。在此期间,几位同学在充满记忆的照片墙前深情朗诵13级交运茅班杨濡沫同学书写的《我的交运,离别颂歌》,诉说自己对交大的牵挂。“我不知犀湖水深几许,只觉它枯荣来去,有如潮汐;我不知公孙树栽自何人,只见它错节盘根,历久弥真;我不知图书馆藏书几重,只听它行吟坐咏,暮鼓晨钟;我不知铁路史几多春秋,只闻它功成名就,独占鳌头。”每一言每一语都饱含对交运学院浓烈深沉的爱,对这片辛勤培养自己土地的热爱。

 

点滴成长,记录他们的青春年华,他们以优秀的成绩毕业,成为一名合格的交运人,愿他们铭记“竢实扬华”的校训,愿交运人的品质伴随他们在漫漫人生之路上前行。(记者:柳佳音 摄影:杨欢 王宇)

 

 

附:

我的交运·离别赠歌

13级茅运 杨儒沫
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犀湖水深有几许,只觉它枯荣来去,有如潮汐;
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公孙树栽自何人,只见它错节盘根,历久弥真;

        我不知图书馆藏书几重,只听它行吟坐咏,暮鼓晨钟;
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铁路史几多春秋,只闻它功成名就,独占鳌头。

        初来你的怀抱时,我是一无所知的赤子。而今,我已是临行的游子了。即便也许明天就要启程,我也要让这四年的时光装满我的行囊——

        我的挚友,我的伙伴,让我们再开一场永不散场的奶茶会吧,让商街的灯火再次闪耀在年轻的脸庞。所有的理想和豪情万丈,都在这矮矮的方桌上挥斥方遒、文字激扬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队友,我的战友,让我们再打一场不分输赢的篮球赛吧,让滚烫的汗水再次洒落在赤子的胸膛。所有的默契和心照不宣,都在这坚韧的土地上一拍即合、肆意生长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室友,我的兄弟,让我们再做一次浩浩荡荡的夜行侠吧,让潮湿的夜雨再次淋湿了你我的肩膀。所有的不甘和茫然不解,都随着清冷的黎明而烟消云散、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恩师,我的教授,让我们再上一节妙趣横生的大学课吧,让真理的声音再次响彻在知识的殿堂。所有的教诲与恩威并济,都在这三尺的讲台上春风化雨、光芒万丈。

        临别将近,我才惊觉原来大学已经到了尾声,回首前程,假如让我重新来过,我还会因为一次疏懒、一个理由,而逃掉一节精彩纷呈的课堂吗?我想我不会,我会恭谨地面对每一个学习知识的机会,那些原本冰冷的座椅板凳,都因为离别而充满了恋恋不舍的温度。

我还会因为一次通宵、一次疲倦,就选择放弃完成大半的建模吗?我想我不会,我会坚持着做完每一次磨砺自己的比赛,那些原本枯燥的公式算法,都因为恒心而充满了披荆斩棘的动力。

我还会因为一次摩擦、一次争吵,就伤害与我朝夕与共的室友吗?我想我不会,我会微笑着铭记每一分难能可贵的情谊,那些原本琐碎的是非对错,都因为友情而充满了千丝万缕的不舍。

我还会因为一次批评、一点不甘,就想要离开给我温暖的社团吗?我想我不会,我会坦然地面对每一点人之常情的不足,那些原本严厉的敦促鞭策,都因为善意而充满了斜风细雨的真诚。      

    要说的话千万句,却没有一句能够传递给你我的感激、我的敬仰。我瞻仰你那历史悠久饱经风霜的面庞,我触摸过你铁轨铸成纵横交错的胸膛,我饱尝了你天府之国重点名校的度量,我也倾听你巍巍荡荡弘扬远方的钟响。而今,我作为你最骄傲的孩子,将把你的风采、你的内涵在海内外,挥洒名扬。交大,请允许我最后一次俯身亲吻你,也原谅我将不动声色地走下去,因为我,有如犀湖的潮汐,有如宿迁的飞鸟,我不能永远停留在你的怀抱里,我还要带着你殷切的祝福、深切的期望,承载着你的光辉和力量,去为自己,也为你闯出崭新的一片天地。而之后,则会有更多的青年才俊,仰慕你的巍峨和伟岸,投入你广博的胸膛。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,在这样一代代轮回中,学子来来去去,只有你,数百年如一日,为我国源源不断地输送着优秀的人才。他们学术专攻的方向和领域不尽相同,但他们都来自一个地方,西南交大。

我仍有太多的遗憾未能圆满,太多的遗梦没有做完,然而“毕业”二字,如同一记醍醐,清晰而又不容置疑。我不得不离开了,火车的汽笛声声,催促着我踏上远行的方向。有相逢,就有别离,可是每个人都害怕别离。我们口里说“天下无不散之筵席”,心里却舍不得喝掉手中的酒——惟有潜离与暗别,彼此甘心无后期。来自山河湖海的孩子们,如今将去往天南地北,然而无论我将在何方,陪伴着我的,都会是你滚烫的烙印,是你威严的期许,是竢实扬华,是自强不息。

        子规啊,不必再问我们何时归来,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离开——和交大暂时的分别,并不意味着我们的青春也需要道别。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留下的热忱和热爱,将陪伴着交大有如新生,直到永恒。也许某天,当我们再次站在这里,风中仍然能嗅到当时的气息——那是千万个青年人奋斗过、拼搏过也潇洒过的气息。希望那时,我们仍然能鲜衣怒马、对酒当歌——与君别离多几时,期能举杯共畅饮。月下畅聊天再明,唯有知己知我心!
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离别语踟蹰怎言,只知它山高路远,有缘再见。